河南焦作网

外媒:亚投行成员年内或达100个 超日本主导亚开

2016-06-03 13:57 作者: 浏览次数:

  5月31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亚洲新闻联盟年会上透露,亚投行成员年内有望达100个。(《韩国先驱报》网站)

  外媒称,预计到今年年底,加入亚投行的国家和地区将接近100个。

  据日本《产经新闻》6月2日报道,亚投行由中国主导成立,已经拥有57个创始成员国,届时亚投行将一举超过由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拥有67个成员的亚洲开发银行。中国作为亚投行实际上的管理者,似乎在通过围绕国际金融机构成员数量展开的“布阵外交”强力牵制对加入亚投行持否定态度的日美。

  中国英文报纸《中国日报》援引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的话报道了上述消息。据悉又有约30个国家表达了加入亚投行的意愿,并将在年内做出最终决定。虽然金立群没有公开这些国家的名字,但很有可能是来自中近东和非洲的国家。

  香港也可能以地区成员的身份获准加入亚投行。但台湾不满必须通过中国财政部申请加入的规定,以“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有损尊严”为由拒绝加入亚投行。

  日美仍对加入亚投行持否定立场。但金立群表示,近期将任命一名日本人出任亚投行的管理人员。此前已经有美国人担任了亚投行官员,此举也是有意离间日美。

  另据新加坡《海峡时报》6月1日报道,亚投行行长金立群5月31日会见了在北京参加亚洲新闻联盟年会的媒体人士。金立群介绍说,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加入亚投行,到今年年底,亚投行可能会拥有将近100个成员。一名泰国编辑随后提了一个尖锐的问题。这名编辑问金立群是否在意关于他正在推出“一个始于不良品牌推广的新产品”的观点。

  金立群很镇定。他坚持说,如果最初抱有怀疑态度的人认识到,亚投行的目的不是取代任何多边开发银行,而是同它们进行良好合作,那么这些人就会改变态度。

  金立群说,如果在亚洲各地启动一些计划,以将电力与清洁用水送入贫民窟或改善那里的生活条件,那么人们将明白,亚投行的受益者不仅仅是中国,还有亚洲各地的人们。

亚投行首个融资浮出:巴基斯坦高速公路项目有望拔头筹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首个融资项目浮出水面。

  当地时间5月2日,在德国法兰克福召开的亚洲开发银行(亚行)第49届年会期间,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与亚行行长中尾武彦签署了一项旨在增强两家机构合作关系的谅解备忘录。

  亚投行在当天发布的新闻稿中透露,已与亚开行就道路和供水领域的共同融资项目展开讨论。首个项目预计将是巴基斯坦的M4高速路,这是一条连接巴基斯坦旁遮普省绍尔果德与哈内瓦尔的64公里长的高速公路。

  目前尚不清楚该项目的投融资总额。

  金立群2日表示,对于能使亚投行与亚开行的伙伴关系更进一步感到高兴。他说,亚投行期待与亚开行深化目前已经很好的合作关系,并在共同满足亚洲地区巨大的基础设施融资需求方面扩大合作。

  此前的4月13日,金立群曾在华盛顿对外披露,亚投行正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就联合融资展开合作,首批项目有望于6月批准。

  当天,在由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举办的活动上,金立群表示,鉴于基础设施项目规模大,风险高,一家银行单独投资一个20亿、30亿美元左右的基建项目并不合算,亚投行应该与其他多边开发机构进行联合融资。

  亚投行由中国倡导设立,是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于今年1月中旬正式挂牌成立。亚投行的法定股本为1000亿美元,目前总认缴股本为981.514亿美元。中方认缴额为297.804亿美元(占比30.34%)。

外媒:加拿大或加入亚投行 称未能成创始国是错失良机

  随着亚投行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希望加入的国家也在逐步增多。外媒称,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近日表示,加拿大有可能加入由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

  资料图:亚投行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4月6日报道,弗里兰承认“上届政府未能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国是错失了机会”,去年加拿大与美国和日本一道抵制了这家银行,而英国、德国、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则成为了创始国。

  《温哥华太阳报》称加拿大的对华政策正进行重大调整,去年11月执政的自由党政府正小心翼翼地改善两国关系,启动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和帮助10万名加拿大学生去中国留学。弗里兰日前在加中贸易理事会的演讲中称“现在加拿大有12万中国留学生,为鼓励年轻人去中国留学,美国设立了十万强基金会,加拿大也可通过企业赞助的方式,派遣10万名加拿大青年去中国,只有这样的人际交流才能为建立真实、持久和强大的双边关系提供基础。”

  据路透社3月30日报道,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表示,自从加拿大自由党新政府去年年底执政以来,围绕加中两国自由贸易协定的对话有所增加。

  克里斯蒂娅·弗里兰是在参加多伦多一次会议后接受采访时做出上述表示的。在是次会议上,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薛冰表示,中加两国应尽快开始就双边自由贸易协议展开谈判。

  弗里兰拒绝透露中加双方是否已启动正式谈判,但称,自去年11月以来两国在这方面的对话有所增加。

  她在会议中发表讲话时指出,自由党尚未当政时就曾明确表示,加拿大未能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国是“错失了良机”。

  加拿大前保守党政府去年曾表示,正在积极考虑加入亚投行,尽管美国和日本有所保留。但加拿大不在50个签订了协议条款的国家之列。

  亚投行行长:亚投行已有57成员国 还有30国正申请加入

  英媒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行长金立群25日表示,亚投行已有57个成员国,目前还有30个国家正在申请加入。

 

  资料图片:这是位于北京金融街的亚投行总部大楼前的纪念石碑(1月17日摄)。 1月17日,坐落于北京金融街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总部大楼正式投入使用。

  据路透社3月25日报道,亚投行已成为中国外交政策最大的成功。尽管美国反对,但美国的很多盟友——澳洲、英国、德国、意大利、菲律宾和韩国——都已加入亚投行。中国称亚投行将成为一家国际多边机构,不会用来增强中国的影响力。

  报道称,金立群在海南博鳌论坛的间隙表示,该行正在为吸纳新成员国开展工作。

  金立群说,“过去两年,我们实现了说服所有成员国的目标——现在已有57个成员国,目前还有30个国家正在申请加入。”有人问到亚投行成员国是否已相信,该行并未被中国用来拉拢其他国家,金立群是在回答这一问题时做出上述表示的。

  报道称,金立群没有指明哪些国家申请加入亚投行。

  他说,中国香港可能也会获准加入亚投行。

  “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金立群说,“我们相信,香港将在亚投行的融资方面起到积极作用。比如,亚投行可以在香港发行债券,也可与香港建立货币互换。”

  报道称,北京方面一直在研究,如何给备受政治动荡困扰的香港提供支持。

  亚投行行长:中国有耐心等美国决定是否加入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今天(25日)在海南博鳌论坛“多边金融机构的对话”午餐会上表示,亚投行不是中美关系冲突点,而是一个合作平台,中国有耐心等美国决定是否加入。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金立群还否认了“亚投行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工具”的说法。

  出席该午餐会讨论的除了金立群,还有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泛美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欧洲投资银行高层。

  据中国证券网消息,在亚投行筹备期,美国曾劝阻同盟国参与发起亚投行,截至目前美国也未加入亚投行,对于今后美国是否会加入的问题,金立群说,做是否加入的决定,有的国家决策很快,有的很慢。

  “我们有五六千年的历史,很有耐心,不着急,”金立群说,“是否加入看美国的决定,就算不加入,也不代表亚投行是一个中美关系的冲突点,而是一个新的合作平台,我们还有足够多的有美国护照的专业人员在亚投行工作。”

  金立群透露,亚投行在努力接纳一些新成员,今年年底之前会有新消息,其中包括一些非主权国家地区,香港在促进亚投行融资等方面可以发挥积极作用。金立群是在回答香港记者提问时作出这一表述的。

  新浪财经消息,金立群还透露,亚投行已有57个成员国,还有30个国家在等待加入,亚投行董事成员为透明的运作方式感到高兴。

  金立群:亚投行不会偏袒中国企业

  在午餐会上,金立群表示,不用因为中国是亚投行发起国股东而担心亚投行会偏向帮助中国企业赢得一些合同,帮他们走出去。不过金立群又笑言,“中国企业很有竞争力。”

  “去看亚投行的章程,其实不用担心这点,我们有一个统一的采购条款,会建立一个公平的市场,任何国家的企业都能参与竞标。”金立群说,“亚投行会选价优且服务最好的企业。”

  金立群还表示,亚投行将提供优惠的具有竞争力的贷款利率。

  金立群否认亚投行是“中国的工具”

  在博鳌论坛期间,金立群在接受BBC记者采访时否认了“亚投行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工具”的说法。

  金立群说,按照亚投行的结构设置,中国在亚投行中的投票权低于出资比例。中国拥有30%的票数,但只有26.06%的投票权。

  亚投行的结构决定了大股东的投票权低于注资比例,而小股东的投票权则高于注资比例。

  金立群说,亚投行的重要决议需要大多数投票通过,也就是需要2/3的成员国,3/4的投票权,75%的投票。而中国的投票权只有26.06%。

  他说,中国作为大股东做出贡献多,责任也大,中国努力同其他股东合作以确保亚投行能够按照高标准运行。

  至于说亚投行是中国外交工具的说法,他说不能因为美国是世界银行最大的股东,日本是亚洲开放行最大的股东,就说上述机构是美国和日本的工具。

  记者在采访中还问道最近亚洲股市震荡以及中国经济放缓对亚投行的影响,是否限制了亚投行的投资能力。

  对此金立群说亚投行资金充裕,投资能力丝毫不受亚洲市场波动的影响。他说到中国股市时说,中国股市仍然十分年轻,大批年轻投资者要变得成熟,具有长远投资眼光,还需要时间。

  【相关阅读】外媒:亚投行各国出资金额公布 5大股东出炉

 

  资料图

  目前,意在加入亚投行的国家越来越多。据外媒报道,亚投行各国的出资额已经公开,各国所占股权或与该国出资额排序直接挂钩。

  如上图所示,亚投行前五大股东(按资本金排序)依次为:中国、印度、俄罗斯、德国、韩国、澳大利亚。其中韩国和澳大利亚并列第五。

  亚投行各成员国分为域外和域内,亚太地区亚投行成员国和域外亚投行成员国被分别单列出来。目前还不清楚域外与域内国在其权利上有何不同。

  今日,亚投行将在北京举行协定签署仪式系列活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会见出席仪式的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代表团团长,正在欧洲访问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向其间的亚投行特别财长会发表书面致辞。路透社称,该协定决定亚投行的初始资本和创始成员国的股份份额。

  路透社称,该协定决定亚投行的初始资本和创始成员国的股份份额。德国《经济新闻报》28日报道称,协定将界定亚投行的宗旨、业务运营、治理结构、决策机制等核心问题,使其操作透明化。香港《南华早报》援引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上周所撰文章的话称,“这是亚投行筹建进程中又一重要里程碑事件,将为今年年底前亚投行正式成立并及早投入运作奠定坚实基础”。签署仪式后,协定将在每个意向创始成员国走法律程序,进入表决生效阶段。

  随着《亚投行协定》签署仪式临近,各国注资比例和投票权再次成为外媒报道的焦点,国际舆论出现各种说法。路透社28日称,中国将获25%-30%的股权,印度获得10%-15%,德国拿到的股权是4.1%,成为第四大股东。

  《韩国经济》28日则披露称,出资29.7%的中国投票权预计在25%以上,印度、俄罗斯、德国分别出资8.3%、6.5%和4.4%,韩国的出资比例和投票权分别是3.74%和3.5%。

  《印度时报》报道的印度股份是8%左右。印度尼西亚财政部28日宣布,印尼在5年里注资6.721亿美元,成为亚投行第八大股东。澳大利亚24日曾宣布成为亚投行第六大股东。

  印度《经济时报》27日报道称,印度财政部长贾伊特利预计不参加29日的北京签字仪式,印财政部未说明理由,“有可能是要处理国内紧急事务”。《印度时报》称,预计印度的初期投资额是80亿美元左右,“若以可预期的20%收益率计算,印度未来5年里有望获得16亿美元回报”。有消息人士透露,“印度将从亚投行支持的基建项目上获得巨大收益,印度绝不想错过这趟即将启动的金融快车”。《金融快报》称,有资料显示,印度基建领域未来5年的资金需求达1万亿美元,“即将启动运行的亚投行能极大缓解印这方面的资金缺口”。

  据韩联社28日报道,韩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崔炅焕当日下午启程前往北京参加亚投行签署仪式。韩联社评论称,习近平主席2013年10月曾表示应该成立专门的国际金融机构以筹集亚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资金,结果在不到2年的时间里,拥有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的亚投行就开始步入准备开张运营的阶段。就在半年前,国际舆论还没有预测到亚投行会如此受关注。除了亚投行,中国还正积极筹备其他大型国际金融机构,包括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丝路基金等。

  路透社援引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库克的话称,“亚投行的成立是中国外交和战略的巨大胜利”。报道称,美国在亚投行筹建初期阶段提出反对意见,但亚投行最终获得美国许多重要盟友的支持,包括英国、澳大利亚、德国等。现在,中国表示对美国和日本的加入敞开大门。

  德国全球新闻网28日报道称,亚投行被认为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项目,它将全面促进亚欧经济合作,同时也象征中国日益获得全球重要地位。德国《经济新闻报》称,作为中国倡议设立的亚洲区域新多边开发机构,亚投行的筹建始于2014年。去年10月首批22个域内意向创始成员国代表在京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后,亚投行便进入吸纳新成员和谈判《亚投行协定》的快速推进期。截至今年3月31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数量增加到57个,涵盖亚洲、大洋洲、欧洲、拉美、非洲等五大洲。《亚投行协定》谈判进程也高效推进。中方与印度、哈萨克斯坦、新加坡等国联合主持了5次亚投行首席谈判代表会议,最终于5月底在新加坡商定《亚投行协定》。

外媒热议亚投行正式开业:贡献匹敌中国“入世”

  外媒称,57个创始成员国代表16日见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开业。

 

  1月16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业仪式在北京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开业仪式并致辞。 新华社记者李学仁摄

  据俄新社1月16日报道,开业仪式在北京举行。亚投行57个创始成员国代表团团长共同按下了标志亚投行正式启动的启动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开业仪式并发表致辞。

  习近平表示,亚投行正式成立并开业,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完善具有重大意义,顺应了世界经济格局调整演变的趋势,有助于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

  习近平强调,中国作为亚投行倡议方,在银行成立后,将坚定不移支持其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

  习近平还补充说,亚投行正式成立并开业,将有效增加亚洲地区基础设施投资。

  亚投行理事会成立大会也在16日举行。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被选举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亚投行首任行长。

  彭博新闻社网站1月16日报道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6日在亚投行开业仪式上说,这家新借贷机构将有效增加亚洲地区基础设施投资并推动区域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进程。

  报道称,习近平在16日于北京举行的仪式上说,亚投行将对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增长带来积极提振作用。亚投行是全世界25年来成立的第一家大型多边开发银行。

  报道称,习近平的目标是资助将有助于一些发展最快地区的开发的项目。澳新银行2015年说,这一设想将带来的好处可能足以匹敌2001年中国通过“入世”融入全球经济所带来的好处。

  韩联社1月16日报道称,1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式为中国牵头的亚投行揭幕,并承诺亚投行将是一个以规则行事的地区借贷机构。

  习近平在亚投行揭幕开业仪式上致辞说,亚投行将成为真正有国际性、以规则行事、高标准的地区借贷机构。

  习近平说,亚投行揭幕将成为促进亚洲基础设施发展的一个专业高效的平台。

  习近平说,亚投行的成立将有效地促进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将多渠道动员各种资源特别是私营部门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建设领域。

  塔斯社1月16日报道称,亚投行的主要任务是解决亚洲发展中国家基础建设方面的困难。亚投行将提供广泛的金融服务,包括贷款、控股、提供担保和技术援助等。

  报道称,在57个创始成员国中,俄罗斯认缴股本65.362亿美元,获得5.92%的投票权,是仅次于中国(26.06%)和印度(7.5%)的第三大股东。德国和韩国分别是第四和第五大股东。

  根据成立协定,亚投行法定股本为1000亿美元,分为100万股,每股票面价值为10万美元。亚洲国家占比不能超过75%,世界其他地区国家占比25%。

亚投行开张三问:亚投行如何盈利和管控风险?

  位于北京金融街的亚投行总部大楼。《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肖翊摄

  【封面故事】亚投行开张三问

  第一批项目是什么?

  ——首批贷款2016年年底前发放,集中在电力、公路铁路等领域,面临环境、移民等挑战,中国不首先申请

  亚投行的成立,仅仅是个起点,未来还有更远的路要走。

  2016年1月16日之后,世界对亚投行的关注聚焦到其日后的运营和发展之中。其中,亚投行成立后的第一批项目格外引人关注。

  根据公开资料,2010—2020年,亚洲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投资总需求8万亿美元,年平均投资需求约为7300亿美元,而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在亚洲基础设施领域的年度投资规模仅约为100亿~200亿美元,缺口巨大。

  亚投行新当选的首届理事会主席、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亚投行开业是国际经济治理体系的一项重大事件,亚投行正式开业后可以履行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其他一些职能。

  成立后的亚投行第一批项目将集中在哪些领域?首批贷款将于何时发放?

  1月17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参加了金立群首次以亚投行行长身份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他在会上表示,亚投行的首批贷款将于2016年年底前发放。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正式开业后没有第一个项目,只有第一批项目。具体的项目是根据需求来制定的,但总之是投资于基础设施领域和其他生产性领域。目前需求比较大的是电力,包括发电、输变电、公路和铁路,也有港口建设、供水排污等需求,已经有许多国家提出了申请。

  虽然还不能公布具体的国家,但金立群表示,可能使项目一开始的覆盖面就广一点,不过,不可否认的是,首批即将开始运营的项目,还面临不少的挑战,主要困难表现为当一些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涉及环境、移民等问题,是否能较快速地完成这个项目;又比如在巴黎气候协议之后,一些传统的能源项目、燃煤项目等都是较敏感的问题,需要亚投行董事会进行讨论。

  去年12月底,巴黎气候大会通过的《巴黎协议》对所有国家的减排目标提出了更严苛的要求,对传统能源项目比如煤炭行业的冲击更为明显。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在未来既专注于基础设施投资也会兼顾环保要求,毕竟以伤害环境为代价的发展是没有意义的。

  具体来说,比如对亚投行在是否支持煤电项目上会考虑到各种因素,需要拿到董事会上讨论。煤电有两个问题,一是排放二氧化碳,有温室效应;二是有粉尘。但是,许多亚洲国家有煤却没有天然气,怎么发电?金立群表示,像这样的问题,管理层不要妄加决断,董事会也需要仔细研究。

  至于中国是否会首批申请亚投行的项目?

  亚投行中国副理事、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亚投行最大的股东国和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有资格获得亚投行的贷款项目支持,但考虑到本地区基础设施发展需求更加迫切的国家较多,因此亚投行成立初期,中方将暂不考虑申请亚投行资金支持。

  1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亚投行第一批项目是否绝大多数是联合融资项目?比如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机构,又或是与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等国内机构联合融资?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一直在与国际多边机构密切沟通,已经有很好的一批项目库,其中,既包括联合融资项目,也包括单独融资项目。

  “现在没法说具体项目数量和情况,但原则是,我们目前联合融资项目和单独融资项目是同步推进的。合作项目也不局限于上述几大行,也可以是其他机构或者公司。但我们只会和同我们执行同样高标准的伙伴合作。”金立群说。

  2015年10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专访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首席代表哈米德·谢里夫(Hamid Sharif)时也曾谈到过亚洲开发银行和亚投行关系以及联合项目融资的问题。

  谢里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15年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和金立群分别在阿塞拜疆共和国首都巴库和北京有过两次会面。在工作层面有广泛的接触和合作,也在和亚投行积极探讨联合融资的问题。

  谢里夫举例,当谈到本地区的需求,特别是大项目比如巴基斯坦的迪阿莫—巴沙大坝(Diamer-Bhasha Dam),没有哪家贷款方可以单独承揽,不管是世行还是亚洲开发银行,所以亚投行的出现为超大型项目的联合融资提供了可能。而且今后随着多边银行的进入和合作,也会带动私营部门进入相关领域。


上一篇:英媒:中国年轻人消费领域“很有趣” 投资机遇
下一篇:全球最大游轮将首航 拥有10层楼高船上滑梯(图

关键词:项目 中国 加入 亚洲 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