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焦作网

LOL职业选手从十四五岁中选拔 23岁就面临退役

2016-06-07 00:19 作者: 浏览次数:
 

  (来源:齐鲁壹点)“不务正业”是父母贴给爱打游戏的孩子最常见的标签。但当曾经的“网瘾少年”们也结婚生子,打游戏在电竞产业的带动下成了一条赚钱的门路,人们开始放下对电竞选手的偏见。

  对于电竞人而言,虽然从事的项目比较另类,有的每天训练10多个小时,有的还在为成为职业选手苦苦挣扎,但他们的初衷是喜欢这份事业。即便是在虚拟世界厮杀,但能靠一份工资养活自己,又有何不可?

  大学学金融,毕业玩电竞

  “走位!走位!放大招!”4月23日下午,山东济南市中区某小区一套300平米房子里,5个20岁上下的孩子坐在一起,边喊话边进行英雄联盟5对5游戏。同那些在网吧里的学生不同,他们要随时接受训练并准备参加正式比赛。

  “这是我们的工作。”正在打游戏的是“V-TOP 英豪”战队,战队领队兼教练王家成介绍,在这个刚组建一个多月的战队里,年纪最小的只有17岁,最大的22岁。

  岳磊就是年龄最大的一个,他来自莱芜,父母都是普通人,因为父亲平时也喜欢上网斗地主打牌,他也爱上了电脑游戏。在看电竞游戏视频节目时,父亲也会凑过来一起,这让他的电竞之路少了很多阻力。

  5年前,岳磊考上了济南一所大学,读的是金融专业。上学后,他还是喜欢去网吧消磨时间,开始接触并迷恋上了英雄联盟。随后,他把打游戏当成了自己的主业,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这上面,水平也越来越高。

  让岳磊知道打游戏还能赚钱的,是一个来自滨州的老板。该老板做服装生意,业余爱好也是英雄联盟。“他经常在网上寻找一些游戏水平比较高的人,出钱请高手陪他一起玩儿,基本上一百块钱一局,或者是按天算。”岳磊就通过这种方式,赚到了游戏上的第一笔钱,并且和老板越来越熟。再后来,老板想玩点大的——组成一个游戏战队去参加比赛,岳磊自然也就承担起了招募队员的任务。

  几年来,岳磊和天南海北的一些游戏迷都保持着联系,也第一时间把组队的想法告知了他们。最终,去年一只五人队伍组建了起来,队员有的来自鲁西南,还有的来自湖北。而从大学毕业后,岳磊也就正式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

  23岁以后,操作速度会下降

  在滨州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岳磊和朋友感觉平台还是太小。“老板虽然爱好电竞,但感觉氛围还是偏娱乐性的,只是我们打游戏让老板开心。”他更想想接受系统的训练,于是和同伴5人转而来到济南,成立了新战队。他们去年年底在济南参加了一场比赛一举夺冠,打出名头,一个月前,战队被目前的团队收购。

  “看着他们年纪小,其实职业生涯非常短。”战队的领队王家成介绍,这个行业的选手都是吃青春饭,到了23岁以后,大脑反应、操作速度都会出现下降,很难再胜任高强度的游戏操作。因此,电竞选手,特别是英雄联盟的职业选手,都得从十四五岁的小孩中进行选择,岳磊其实已经到了职业生涯末期。

  33岁的王家成之前也很喜欢打游戏,同济南英豪电竞俱乐部的负责人结识后,来到战队工作。他每天都要观看并研究英雄联盟经典比赛录像,学习高手的技术和战术。同时,还得安排好几场同全国其他高水平战队的友谊赛,将整个比赛过程录下来,分析并讲给自己的队员。

  “从组建到现在,在济南地区算是水平最高的了。他们技术不错,尽管每天训练10个小时,但配合时间太短。”王家成介绍,他们战队的目标是现在山东省内打出名堂,然后参加全国最高水平的两级职业联赛。“最高水平的职业联赛全国只有12只队伍,第二级的也只有16只。想达到那个高度,我们还需要多磨练。”

 

  志于成为世界冠军,5个人4个转了行

  “法律规定我们只能签约16岁以上的孩子,而且我们需要和他们的学校、父母沟通好才行。”英豪电子竞技俱乐部负责人称,他们战队的孩子选择成为职业选手,并未受到太大阻力。“毕竟工资加上比赛奖金,每个月有四五千块钱的收入,孩子喜欢,家长也就放行了。”

  很多爱打游戏的人,小时候都有被父母老师从网吧里揪出来的经历。在上一代人的眼中,打游戏是和不务正业联系在一起的。但随着社会的发展,特别是上一代“网瘾少年”成家立业,现在的年轻人所处的环境,比之前要宽松很多。

  不过,电竞同其他体育项目一样,想要成为顶尖选手,非常之难。“很多孩子觉着我喜欢打游戏,有一天肯定能成为世界冠军,拿到几百万美金的奖金,这几乎不可能。”已经退役的电竞选手杰仔(化名)介绍,电竞不仅需要天赋,更需要高强度高效率的训练。他自认为训练很刻苦,天赋也不错,但真正走入职业赛场后发现,自己被别人落得太远。

  杰仔从20岁开始参加比赛,24岁退役,参加过的最高等级的比赛也只是浙江省一级的。现在他和王家成一样,成了一个战队的教练,业余时间会进行一些比赛的主持,收入也养得起一家人。“和我一起参加比赛的兄弟,有3个两个月就被战队开除了,因为教练一眼就看出来他们天赋一般,不会思考。另外1个受不了每天十个小时训练,干了半年去做销售了。也就是说,6年前有志于成为世界冠军的5个人,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走这条路。”杰仔觉得,电竞职业选手的风险有二,一是职业生涯短,二是路子太窄。

  岳磊也表示,尽管他喜欢现在的工作,但每天训练10个小时,每周只休息一天,普通人很难接受。“干我们这一行,基本上得等到退役后才有时间找对象结婚,现在也根本没空找女朋友。”

  省级比赛冠军奖金也就三五千

  虽然只是操作电脑进行比赛,但电竞的观众已经出现爆炸式的增长。荷兰一家研究公司的研究报告显示,目前电子竞技的全球粉丝量有1.2亿左右,其中,中国的粉丝量为5390万。有人气的地方就有商机,无论是现场参与还是网络直播,近年来国内喜欢电竞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一场成熟的电竞比赛,需要双方运动员、教练员、赛场解说员以及场务人员等。高规格的比赛,不仅现场观众的门票收入非常可观,通过网络直播带来的广告收入更是动辄上百万,电竞选手的奖金收入也会随之增高。比如4月23日启动的CGL中国电子游戏超级联赛,奖金总额达到300万元。而在此前的2014年7月,中国的Newbee战队战胜另一支中国战队,成为《DOTA2》第四届国际邀请赛的冠军,所得奖金高达500万美元。

  不过,奖金高分化也大,目前山东省级级别的比赛中,冠军奖金只有3000-5000元左右,更多的比赛奖金很少,中低层选手收入都难有保障。“喜欢肯定是打游戏的初衷,但喜欢不能当饭吃,如果你做不好这一行,不用别人说教,你会被自然淘汰的。”杰仔同时告诉记者,哪个职业选手不想参加全国甚至全球范围内的比赛,亲手触摸奖金中的天文数字呢?

  延伸阅读

  山东电竞滞后,渐获政府支持

  “比起江浙沪等南方地区,山东的电竞发展相对滞后。”英豪电子竞技俱乐部负责人李睿称,由于社会观念较为保守、没有大型场馆、未受到政府的认可和支持等种种原因,过去十几年,他们的电竞事业一直都在夹缝中生存。从去年济南市文广新局牵头办市内首届电竞联赛后,才算是走上了发展的正轨。

  “虽然社会上对电竞还有不少成见,但现在山东的电竞玩家基数很大,缺少的是氛围和场地。”李睿说,现在济南的电竞比赛不是在网吧就是在商场,而上海等城市却有像篮球场一样的体育场馆供电竞使用,能举办大型赛事,“目前我们也在争取闲置体育场馆的使用权。”

  去年12月,济南市文广新局和济南市体育局举办了济南首届电子竞技联赛,16个指定赛点举办了200余场比赛,143队共710余人同台竞技。济南市文广新局文化市场管理处处长张宸称,今年的秋季电竞联赛目前已经在筹备当中。

  早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就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2008年又将电子竞技重新定义为第78号体育运动项目,剥去了电竞披着的网络游戏外衣。近几年文化部牵头成立电竞分会予以政策支持,也意味着电竞越来越获得认可。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于悦)


上一篇:技巧世锦赛22年后重回中国 150人逐5单项冠军
下一篇:印度公开赛发生揪心一幕 国羽男单小将薛松受伤

关键词:比赛 他们 游戏 奖金 战队